文和惠生活在一個區裏但他們彼此卻都是那麼的陌生,他們在不同的地方相遇著、同時錯過著。文是學理科的而惠是學文科,他們同在一所大學,他們彼此卻不知道。文和惠的相遇仿佛是命中註定他們必定在一起,也註定他們會有一段轟轟烈烈的愛情。

那天剛剛放學文和平時一樣霸道的走著,從後面看起來真的讓人很不爽,但從正面看去真的好帥啊!不對是太帥了。而惠是很安靜的人,但她不是那種讓人看起來是柔弱女子的樣子,給人一種酷酷的感覺。他和她都和平時一樣來到車站等車,等了20分鐘車還有到,文有些不耐煩的走出激光脫毛價錢了在車站。他剛轉過身一腳不知道踩到什麼東西軟軟的,不過感覺挺好不錯。他自然的底下頭隨著腳下的視線看到有一個人正在自己身邊蹲著手拽著被自己踩到的東西,他看見了一雙精美的手。他不經意的回想起了雅絮那丫頭不知道她現在過的還好不好。惠把頭抬了起來,打破了文的回憶,一張看起來有些生氣的但還是那麼漂亮臉讓他不驚有些震撼,隨之一聲“請把腳拿開,先生”。文這時才發現自己竟還踩著那個軟綿綿的東西,文有些不好意思的拿來腳剛想要蹲下撿來把那個東西撿起來,看見的竟已經是她那精巧的背影。文似乎有些不舍還有一些些失望的感覺。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突然之間會有這種莫名其妙的感覺。他拿起耳機放回了耳邊曲目依舊是那首愛《真愛不悔》。

文回到家和往常一樣在網上無聊的閒逛著,但他時不時的想起她的臉龐,時不時的想起那張連生氣時都那麼讓人心動的臉。他知道他註定會愛讓她,他自己對自己的想法都感到可笑,他從來不相信一見鐘情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惠在回家的路上心裏一直都在罵那個人,她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開始這麼斤斤計較了,直到家她還很懷疑的想那個傢伙是不是有問題啊!難到***沒有教過他踩到別人的東西時要說對不起的嘛!~真是另人討厭的傢伙。真是可惡,剛買的貓食都被他踩壞了,惠可憐的看著貓咪心疼的要命。

幾天過去了一切都是那麼的平靜,文今天早上起的都很早,文也沒有想到會在次遇見她。他漫漫的走到車站,座在椅子上迷人的雙眼頂著楊海成每一個路人無聊的看來看去,似乎在渴望看到些讓他心動的東西。他不經意的一轉頭竟看見了她,他的心不驚一顫。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這麼高興。也不知道她竟會使讓自己這麼的衝動,他竟然不可思儀的走到了她的身邊。惠看都沒看他也沒有想和他說話的意思,還一直的往前走。文還高興的笑著說“喂!昨天不好意思沒看見你的東西掉在地上,對不起啊!”。惠有意無意的說“沒事!”。文的心告訴了自己要定她了。文說:我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請你吃飯好不好!惠有些奇怪的說:你這個人是不是有病啊!我都說沒事啦,你不要在跟著我好不好。文壞壞的說:不好,我喜歡你,我要保護你,萬一你要被人搶跑了我怎麼辦啊!所以我跟定你了,嘿嘿!惠:你神經病啊!我就和你見過你一次你就喜歡我你是不是和每個張的漂亮的女孩都這麼說啊!文說:我只和我喜歡的女孩說!你是讓我第2次心動的女孩!所以我不想失去你。惠笑了笑說:我根本不屬於你,從那能談得上失去。在說我也不喜歡你,你不用在和我費口水了。文很霸氣的說:我會讓你愛上我的,然後就消失不見了。惠可笑的自言自語“張的帥就拽啊!碰到我算你倒楣。這樣的人惠見的多了,誰讓她張的那麼的吸引人啊!雖然張的一個比一個好看但沒有一個讓她真的動心,她的心還是被那個傷他人永遠的霸佔著。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始終忘不了他。

惠來到了學門口她看見門口站的是那個人竟是精神病。惠沒好氣的說:你還是死了著條心吧!不然你真的會很殘啊!文說:我也是這個學校的啊!我也沒有說什麼啊他壞壞的笑著。惠給了他一個白眼就走了。文那個時候已經把她的一切瞭解的相當的明白了,也下定決心要得到她。從那以後文開始給她一封封的寫信。而惠的心也正在開始一點一點的湧動,她明白也許自己真的會愛上他,她不能讓這樣的事發生,因為她傷過一次她不想讓自己在傷一次。她儘量的讓自己不去想他。今天和往常一樣惠午飯的時候和好朋友蘇一起邊說邊笑的來到食堂吃飯,惠很奇怪今天為什麼這麼多人都用異樣的眼光看她!走到前面惠看到了文竟站在那裏對她看著他。惠避開了他。但文卻來到她的面前說:跟我去一個地方很快的,拉起惠就跑。跑到了一個屋子前文說:我為了你特意整了一個特殊的午餐,從今天起你就來這裏吃飯知道嗎?很豐盛的,近來來品嘗一下吧!惠完全沒有反映過來就別他拉到一個房間裏。惠剛想掙脫一個十分漂亮的屋子進入了自己的視線。文對惠微微的笑著說:喜歡嗎?惠這時才反映過來吞吞吐吐的說:“為、為什麼……”惠的話還沒有說完。文就把惠的肩緩緩的轉過來一臉真誠的說:我說過我喜歡你,難到你真的以為我在開玩笑,我對你的感情難道你現在還不明白嗎?我愛你惠!文的眼睛是如此真誠。惠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一種幸福的感覺,難到自己真的被他感動了嗎?還是她不敢想下去……惠的臉不只什麼時候紅了起來,惠剛要nuskin 香港說些什麼,看著他那雙迷人現在又如此真成的雙眼竟讓她的腦袋一片空白,什麼都記不起來了。文溫柔的看著她說:你不用急著答復我,我會讓你漫漫的考慮的,我說過我會給你時間,我會讓你一點一點的愛上我的。文的溫柔讓她感覺快要窒息。文放開了她的雙肩拉過她讓座在了他的對面。快點吃吧!在不吃菜就要涼了。

文對她依舊是那麼的溫柔,那麼的順從。惠知道文的細心和耐心正一點一點的征服她。她知道自己是逃不過的,她害羞的對文說:我喜歡你。文似乎不驚訝只是滿臉幸福得意的說:我說過你會愛上我的!文此時的靜靜的在心裏說惠你知不知道我等這天等的真的很久、很久。我真的很愛你,我不會讓你在傷心、在哭泣。他們的愛就這樣的一天比一天的深!一天比一天纏綿。他們彼此都知道自己都已經離不開對方。

他們沒有想到一個災難正一步一步的向他們靠近。惠這一個月來每天一天到晚頭就很痛,有時疼的她正夜都睡不著覺。她以為是自己這兩天學的太多累的。她就一直沒有和文說,她害怕他又該擔心他了,上課聽不進去課了。文這兩天老是感覺有什麼事要發生,他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預感。她過了幾天頭疼的受不了了上醫院做了個檢查,一個讓她振奮的事情發生了。她得了腦癌而且是已經是晚期,醫生和她說你早來2個星期都有可能會有希望,但現在已經完全擴散了。她有些不敢相信,眼淚不停的劃落。她有些無助的走了出去,醫生還說了些什麼她沒有聽清。眼前全都是她和文在一起的幸福畫面一幅一幅的在眼前浮現。她瘋了似的跑出了醫院,無力的攤在了地上。她沒有想過會有這樣的結果,她的眼淚是那樣的絕望。她明白這一切的一切都已經要結束~。她接受不了這種打擊,更放不下的是文。就這樣惠在街上走了一夜。天漸漸的亮了,惠來到了海邊,她想在次看看那美麗的日出。她一個人座在海邊,眼淚還是不斷的流出,現在的雙眼是那麼的傷心、那麼的憔悴。海風有些冷,惠的身子有些哆嗦。太陽一點一點升起,惠刹那間好象看透了世間所有的事物,她不明白她到底做錯了什麼,上天要這麼懲罰她。

過了幾天之後她打扮的很漂亮,一點也看不出來有什麼事情發生過,因為她想給文一個最美的分手,也是生離死別的分開。惠撒嬌的拉著文在遊樂場玩了一天,很幸福也很快樂,惠什麼都沒有想因為她想讓自己快樂的過自己人生的最後一天。幸福總是短暫的,一天很快的過去了,惠知道是時候說分手了。她拉過文的手說:我們分手吧!文臉上的笑瞬間消失說:你說什麼我沒聽請!惠說:我知道你聽的很清楚,其實我一直都不喜歡你。我一直都在騙你,現在我玩夠了不想在和你談了!聽明白了。文的一臉的憤怒,可他沒有爆發,笑著說今天不是愚人節把。惠說:你醒醒吧!傻小子,你以為我在和你看玩笑啊!我沒那愛好。明天我就走了!文狠狠的用手抓住了她說:為什麼不敢面對我的眼睛說,為什麼要底著頭,還是你根本就是還愛著我,說、你說啊!為什麼?惠知道文的憤怒已經到了極點。惠強忍住淚抬起了頭說:你還是忘了我吧!放開我。文的手顫抖的鬆開了,惠轉身走了。文的淚也隨之掉在了地上,他不明白他做錯了什麼還是真如她所說的那樣。文看著她的背影這時惠倒在了地上,文驚訝的跑了過去,抱起了惠,隨手攔了一輛車。在車上他看到了惠眼角的淚,他明白惠是愛他的。到了醫院惠被推到了手術市,10個小時過去了。文的眼一直沒有閉上過。手術室的燈沒了,文跑了過去,醫生搖了搖頭。文事後才知道原來惠早就知道自己得了癌正。文的淚在次流了下來。

從此文成天都呆在惠的陵墓前,文的心和人一天一天的死去,文沒有一天不是在想她。文知道自己真的不能沒有她,沒有了她自己原來會如此的傷心心痛。他終於受不了無期的等待,他給了自己最後的一個微笑對著惠的照片說了最後一句話“我來陪你了,我親愛的惠!”然後那鮮豔的讓人紅暈的血一點一點的淹沒了那張讓他沉醉的照片和一段讓他以死瞭解脫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