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經輾轉,幾許滄桑,我們在迷茫之中彷徨又彷徨,在不安之中懷念又懷念,若非光陰似箭,人事匆匆變化無常,我們還是那個我們,心思單純;朋友還是那個朋友,拿真心以相待;知己還是那個知己,感情不白髮變黑髮作更改;戀人還是那個戀人,約誓由始至終。可惜太美的夢,就像綻放夜空中絢爛無比的煙火,刹那驚豔,隨即便會破碎不堪。萬事萬物的輪回,是人力所不能更改的,我們唯一能做的,是在這條險象環生的路上,跌跌又撞撞,走走又停停。任往事如煙如夢,過而無痕;任自己趕赴風雨,寂寞人生;任風月紅塵滾滾,滄海桑田;任情感懸崖勒馬,隨緣自在!

好似有人說,如此這般思緒,是多愁善感之人,無端生出來的幽怨,我倒是不以為然。世間之人,有人生而不拘,有人天性悲憫,天性悲憫之人,習慣性的多愁,也總會不由自己的善感。不是他們心性不開朗樂觀,而是他們比其他人更念舊,更珍惜,小到在旁人看來只是一件毫不起眼的小物件,或是一片曾落經身旁的花瓣;大到一處曾經去過的某個地方,若再去,定也要在面探索四十課程目全非中,看盡四方,只為尋一份曾經的模樣,哪怕只是一抹舊時嫣然,都會心底歡喜!

因而,他們總會時不時的,將折疊靜放的經年往事,翻騰出來,細細咀嚼,慢慢回味,管他會不會被傷到不知所措。若逢陽光燦爛,他們也會將過往一切,連同重重心事,一起拿出來晾曬晾曬,因為他們害怕,那些曾經如此美好的種種,會被心靈的潮濕滋生出苔蘚。已經失去的不可挽回,他們不願讓自己回首時,連自己都倍感陌生。原來,他們所有的憂鬱,只是不想讓那些如初的美好,最後變得杳無音信,不知所蹤!

沒有人看到,他們,似孤雁飄萍不定,人傷心涼;亦沒有人懂得,他們夜半無眠時,看著懷念的舊人,把心事一一寄之網路空間,就那樣默默看著,許久許久,心波難平。想說點什麼,又不知該以何種身份,用何種言語來說;若不說,終是記掛於心,畢竟曾經,彼此坦露心語,未有隱瞞。在說與不說之間,猶豫許久,終於鼓起所有勇氣,把心間話語一一探索四十課程敲出,雖說從一開始,並非渴望對方收到會心生安慰,並回之以謝,但無果的祝福,終也讓人略懷傷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