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沒寫這方面的題材了,起初,感到有些手生,可采寫的感人現場撞擊著我的心靈,使我的香港上海機票筆觸靈動自然起來,記錄著、回憶著他們在腥風血雨的戰場上感人至深的故事。70多年過去,經歷過抗戰,為那場戰爭做出巨大犧牲,而今仍然在世的人,平均年齡超過90歲。年輕的時候,他們與日寇浴血奮戰,九死一生;現在老了,卻依然忘不了那段崢嶸的歲月,那些泣血的故事,都欣然接受我們的採訪。

整個採訪過程都在充滿著感動進行到:有的抗戰老兵躺在病床上,聽說要采寫抗戰的故事,馬上來了精神,執意坐起來接受採訪;有的抗戰老兵病倒了,一直在家休養,躺在床上強打起精神,接受採訪;有的腿不能走路了,讓兒女攙扶著,堅持接受採訪;有的年齡大了,抗戰故事記不清了,語言表達不清了,讓老伴、子女、兒媳當“翻譯”,也要力爭慢慢回憶那段抗戰的歲月;還有的老人耳朵聾了,聽不清採訪的意圖,索性自己講述完參加抗戰的經歷。當我們讓這些抗戰老兵按下手印時,他們伸出的一雙雙皸裂的、斑駁的、留下戰爭創傷的手,有的手上僅剩下三兩個指頭,有的被子彈打得粘連到了一起,還有的用這傷殘的手錶演著當年怎樣射擊的動作,我們都不忍心看,還有的用傷殘的右手莊嚴地向我們敬禮,我們都為此動容。

後來我想,他們就是用這樣一雙手同日寇拼刺刀;就是用這樣一雙手向敵人扔手榴彈;就是用認沽證這樣一雙手爬上了敵人的碉堡,舉起了炸藥包;就是這樣一雙手向敵人扣響了板機;就是這一雙雙粗大、有力的手,就是這一雙雙彎曲、變形的手,捍衛著祖國的疆土,托起了中華民族的獨立與解放,迎來了共和國的誕生。從手印入手,去探求這些世紀老人獨特的經歷、獨特的人生,一幅手印,既是個體生命密碼的形象解讀,也是獨特人生經歷的恰當注腳。每一幅手印的背後,都有一個故事,一段悲壯的經歷。這些故事和經歷都感人至深。

我們所採訪的205位抗戰人物中,有74位抗戰時期的幹部,有42位抗戰時期的老黨員,有89位抗戰Pretty renew 呃人老兵。他們中:有黨的地下小交通員高傳璽;有受到毛主席接見的張景理;有喊著“打仗就得不怕死”的郭蔚華;有參加抗戰的孤兒王林芝;有大辮子裏藏情報的白慧敏;有身經百戰的薑修良;有地下少先隊員李進石;有不怕死的機槍手李煥香;有血雨腥風中的女戰士季秀雲;有用鬥頑敵的女兵荊翠芝;有三摸“閻王爺鼻子”的史書吉;有“石雷大王”張書傑;有與軍號永不分離的綦光先;有“九死一生”的王學泰;有善炸碉堡的“專業戶”李言楨;有用鐵鍁劈死小鬼子的李修山;有頭顱留下彈片70載的孫洪訓;有號稱膠東軍區“千里眼”、“順風耳”的張世京;有讓敵人聞風喪膽的神槍手林學美……還有很多很多,一則又一則故事,一段又一段歷史,一位又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