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對於兩個人都是一種最痛苦的折磨,彼此就在眼前,彼此就在身dream beauty pro新聞邊卻不能相見,那種痛苦的煎熬就可想而知。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去,就象那愛的距離在縮短,可是此時誰也不敢穿越,就象那,叫他們留戀往復的想。

鄭洛洛很茫然的躺著,心裏的酸甜苦來五味俱全,她象很失望的看看天,那黑色就 象無法拆解的夢一樣,象罩在她的頭頂,她不願開燈,更不願乞討一點光亮,這樣她就可以神秘的去想,去愛。這也許是窮到末路的結果,鄭洛洛只有這樣了,特別 是現在自己是一個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不象以前自己還是個懵懂的小姑娘,對什麼都有些好奇,可現在雖然有那種感覺,也得矜持點,自己就在強力的約束自己的 行為。白天的衝動叫自己很尷尬了,可是自己再HIFU 好唔好也不能那樣去做了。天哪?我該怎麼辦呀!她失望的看看天,心裏象在沖天呼嚎。

黑雲在一朵一朵的壓近,那傷痛的心在心急火燎的狂急,就象自己要扯破那一道道黑色的霧靄,鑽入到那愛的神秘裏,幸福的徜徉。可是現在,一切都是那麼存在愛的玄機,就象那夢被解割成一個個零碎的醒,在撕心裂肺的呼嚎和搶點。

鄭洛洛不住的揉動著那亢奮激越的美麗,就象那一朵朵花瓣在張開,在續演。她夢想他就在她美麗的花瓣裏,象一只小蜜蜂,在她的花瓣上,花蕊間,癡情的釀蜜。那種美麗的甜就象此時由花瓣間傳至她的心間,叫她甜蜜的想和愛。

現實的夢和現實的想融合在一起,就是一dream beauty pro新聞種愛的美麗。鄭洛洛就喜歡這種美麗的想,哪怕他不在身邊,她都是這樣去想,去愛。更何況現在,他就在她的附近,就在她的隔壁,她怎能不去想,不去愛。

那是一道美麗相思的牆,那牆裏的故事都是那麼的動人鮮美,可是誰也不能去跨越,就象都能聽到對方美麗的呼吸聲和那香氣嫋嫋襲來的動人聲。